二十三、翅翼lay(二 (第1/2页)

加入书签

乖巧的放在桌上的翅翼猛地掀起来一半,又压抑着放下去,临放在身旁一侧的手握紧了。

韩青顿了顿,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过分。

经过临宁死也不愿意割掉翅翼这件事,韩青大概理解到,翅翼对于军雌来说,不仅是肢体的一部分,更是作为军雌的骄傲与荣誉,床上的话他自己自然不会当真,但介于临的身份,讲到这个上面,好像确实有点不太合适。

韩青毕竟不是真正骄矜的土着雄虫,他只是嘴上坏了点,正开口准备说点什么道歉,临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主人,”与其说是抓,不如说是搭上,军雌红着眼睛看着他,不只是因为情欲还是害怕,三根手指贴在他手腕上,只构成了一个乞求的动作。

“别写……那…那两个字。”临觉得自己好像被雄虫今夜的恩赐宠幸的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很多雄虫嗜虐成性,将雌虫的翅翼搁下做成标本以供展览也是有的,而主人不但治疗了自己本已经没用的翅翼,更只是想在上面纹上些字,而自己竟敢拽着主人的手阻拦。

但临不知哪里生出来这些勇气,或许是主人看着自己的眼睛问自己“还想不想当军雌”时的目光难掩的温和,又或许是被主人的体温压制的感觉太让人沉迷,竟然让他产生了所有要求都可以被满足的错觉,临继续恳求,“换……换个字吧,主人……求您。”

韩青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觉得虫族社会对雌虫的洗脑太过成功还是该反思自己是否真的对这个雌奴太坏。

不过,既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韩青干脆继续说下去,他拿着笔杆在临光滑的背部戳戳捣捣,欣赏皮肤上蔓延开的水痕,一边故意问的漫不经心,“哦?你有想纹的字?”

临被背后的触感弄得呼吸不稳,抽了口气克制住声音里的颤抖,努力让语气稳定一点:“写…主人的名字,好不好?”

韩青顿住了。

浸湿着淫液的笔尖滑动的格外磨人,临能清晰的感受到微凉触感的停顿与旋转,主人的体重压制着他,一手扶着他的腰背,似乎格外认真。

最后一笔落下,抬起时轻巧的扫过翅囊缝隙,微小的刺激仿佛引导着电流,临往上蹿了一下,突然夹紧腿僵硬,半晌软下来,脱力的伏在书桌上。

透明的液体顺着大腿蔓延——他被自己玩到高潮了。

久违的快感从大脑慢慢传向四肢百阖,虽然还没有被真正进入,但在主人面前主动玩弄自己的羞耻和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 [综漫同人]万火回一 你再躲试试 捅了沙雕猫窝 【短篇乙女】车技训练场 面具(骨科h) 纵火 睡前小故事(短篇肉文合集) 绝境逢生 第二十五区 食”rou“的上千种方式 [希腊神话]我是壮汉!爱种田 可以吃兔兔 短篇合集 (NP) 摇尾巴 他总不肯离婚 我只喜欢你的抱抱 饱和浓度 撞入白昼 假千金(NPH) 燃烧( 高干 高H)